最高法法官释疑“复旦学生投毒案”6大焦点问题

时间:2015-12-12 12:20:44 来源:新京报 热度: 763℃ 参与:

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二中院对"复旦学生投毒案"一审宣判,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

记者从最高法获悉,“复旦大学医学院学生投毒案”的罪犯林森浩,11日被依法执行死刑。行刑前,上海市二中院安排林森浩与其父亲林尊耀等亲属进行了会见。11日下午,该院遵照最高法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林森浩执行死刑。

2013年4月,复旦大学医学院发生一起投毒案件,致在校研究生黄洋死亡,经侦查确认投毒者系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二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林森浩提出上诉。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法核准。

最高法认为,林森浩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化学品且有严重危害性,而向饮水机内投放大剂量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致被害人接水饮用后中毒,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林森浩归案后始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但不足以对其从宽处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最高法依法核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复旦学生投毒案”自2013年案发以来一直备受社会各界关注。最高法最终如何审查及判断该案案情?核准林森浩死刑的理由是什么?是否考虑了辩护律师的意见?最高法审理本案的主审法官就公众关心的问题接受了媒体采访。

焦点1

投毒案的事实真相是什么?

最高法经复核确认:被告人林森浩与被害人黄洋分别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2010级硕士研究生,同住一间宿舍。林森浩因日常琐事对被害人黄洋不满,决意采用投放毒物的方式加害黄洋。

2013年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以取物为借口,从他人处借得钥匙后,进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11号楼204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出其于2011年参与医学动物实验后存放于此处的、内装有剩余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原液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并装入一个黄色医疗废弃物袋中带离该室。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携带上述物品回到421室,趁无人之机,将试剂瓶和注射器内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投入该室饮水机内,后将试剂瓶等物装入黄色医疗废弃物袋,丢弃于宿舍楼外的垃圾桶内。

4月1日9时许,黄洋在421室从该饮水机接水饮用后,出现呕吐等症状,即于当日中午到中山医院就诊。4月2日下午,黄洋再次到中山医院就诊,经检验发现肝功能受损,遂留院观察。4月3日下午,黄洋病情趋重,转至该院重症监护室救治。

林森浩在此后直至4月11日,包括在接受公安人员调查询问时,始终未说出实情。4月12日零时许,公安机关确定林森浩有作案嫌疑并对其传唤后,林森浩才如实供述了其向421室饮水机投放二甲基亚硝胺的事实。4月16日,黄洋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黄洋系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急性肝坏死引起急性肝功能衰竭,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焦点2

为何认定“故意杀人罪”?

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是一种以公民生命权利为犯罪客体的严重犯罪。判定被告人林森浩的行为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主要取决于两方面:一是林森浩主观上是否具有杀人的故意;二是林森浩客观上是否实施了杀人的行为。

根据最高法复核确认的事实和证据,林森浩在案发前一年多做医学动物实验时,使用过二甲基亚硝胺,了解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化学品且有严重危害性。林森浩为泄愤,有预谋、有计划地向宿舍饮水机内投放大剂量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致被害人黄洋接水饮用后中毒。在黄洋入院特别是转入重症监护室救治期间,林森浩仍刻意向救治医院隐瞒真相,编造谎言,有意延误对被害人救治,其杀人故意明显,其行为确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焦点3

核准被告人死刑的主要理由是什么?

林森浩作为一名医学专业的研究生,本应利用专业知识服务社会,且尊重生命、关爱生命更应是其天职。但林森浩仅因日常琐事对被害人不满,为泄愤,即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医学知识,蓄意向饮水机内投放剧毒化学品,故意杀死无辜的被害人,漠视他人生命。林森浩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属罪刑极其严重,论罪应当依法判处死刑。

林森浩归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但不足以对其从宽处罚。故依法核准被告人林森浩死刑。

焦点4

为何不采纳“检材被污染”辩护意见?

辩护律师提出,饮水桶内水样、黄洋尿样和饮水杯均是黄洋的同学自行提取,检材有被污染可能。

最高法审查认为,黄洋的同学提取上述物证时,属于为治疗而查明病因所用。公安机关立案后再向鉴定机构提取上述检材,程序并无不当。原始检材的提取人均为医学专业研究生,具备无菌操作知识,使用的是无菌器材,提取过程中操作规范。检材受到污染一说缺乏客观依据。由公安人员提取的饮水桶出水口封装盖上亦检出二甲基亚硝胺,也可佐证原始检材未受到污染。故对辩护律师的该项辩护意见依法不予采纳。

焦点5

如何解释“两家机构检验结果矛盾”?

辩护律师提出,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开始对黄洋尿样未检出二甲基亚硝胺,而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却在从司鉴所调取的黄洋尿样中检出二甲基亚硝胺,两家鉴定机构对黄洋尿样的检验结果相互矛盾。

最高法审查认为,物鉴中心从黄洋尿样中检出二甲基亚硝胺,与林森浩在饮水机投放二甲基亚硝胺,后黄洋从该饮水机接水饮用后中毒死亡的事实能相互印证,且司鉴所相关鉴定人员在侦查阶段的证言已对前后两次检验结果的差异作出了合理解释。该证言经一审当庭质证,一、二审法院均予采信。故对辩护律师的该项辩护意见依法不予采纳。

焦点6

“毒物含量难以致死”怀疑是否合理?

辩护律师提出,黄洋摄入的二甲基亚硝胺的含量难以达到致死量。黄洋的死亡原因除二甲基亚硝胺的影响外,无法排除黄洋可能死于药物过敏、药物性肝损伤和药物性肾损伤叠加因素的合理怀疑。

最高法审查认为,关于致死量的问题,辩护律师的意见缺乏客观依据。林森浩此前曾做过医学动物试验,明知确可造成危害,且本案证据已经足以证实林森浩的投放毒物杀人行为与黄洋的死亡结果之间具有明确的因果关系。另外,为慎重起见,受检察机关委托,上海市司法鉴定中心在审查起诉阶段组织多名专家,在重新尸检、组织器官检验、组织病理学检查和全面查阅治疗记录的基础上,经充分论证,确认了黄洋死因。故对辩护律师的该项辩护意见依法不予采纳。

林森浩:死刑对我来说意味着偿债

“复旦大学投毒案”的当事人林森浩,昨日被依法执行死刑。在这之前,经过有关部门的允许,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

投毒案已经过去两年半了,林森浩是如何从名校高材生沦为投毒者,又是如何认识自己所犯的罪行?12月7日,在上海市第三看守所的一间法庭里,记者见到了林森浩。他说,在看守所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反思,觉得这是自己犯的一个愚蠢的错误。死刑对他来说意味着偿债,希望黄洋父母“能够放下怨恨,健康、积极地活下去。”

在黄洋长达16天的医院抢救过程中,林森浩完全有机会说出真相。如果说出来,也许黄洋的性命还可以保住,他的命运也可以改变,而他当时却没有那样做。据央视

谈案件

投毒恶劣且愚蠢

林森浩:(黄洋)住院严重地超乎我的预料,在这种情况下我就不敢说了。

记者:为什么不敢说?你怕什么?

林森浩:简单地讲,就是我的层次不够,精神境界不够,觉悟还没到。还有一点侥幸。

记者:你自己觉得你做这件事情是什么性质?

林森浩:很恶劣。对,我们事后来看,都知道恶劣。而且很愚蠢。

记者:很多人不能理解,作为你的大学同学、研究生同学,又是室友,你和黄洋的关系为何闹到那样一个程度?

林森浩:那天的事情,其实有很多机会可以阻止它发生。但我当时的那种状态,就我个人的层次、修养,是无法阻止的。

谈死刑

意味着偿债,黄洋父母也能放下

记者:现在案子在死刑复核阶段,想过如果核准死刑的话,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林森浩:对我来说意味着一次偿还,我觉得这样反而挺好。因为这样的话,他们(黄洋父母)也能够放下。

我设想过,如果有幸不死,至少(服刑)25年,这25年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到时候我出来,黄洋父母、我父母已近百岁,而我长期脱离社会,到时候说不定只剩下最基本的生存技能。那个时候能去用自己的双手去补偿他们吗?这有点痴人说梦,或者说睁眼说瞎话,对吧?这样偿还他们,说不定他们明天就能放下怨恨,健康积极地生活下去,这样反而更好。

记者:假如判你死刑,你能接受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林森浩:对我来说意味着偿债。我希望黄洋父母明天就能够放下怨恨,健康、积极地活下去。我觉得,社会现在应该要把舆论往这方面去引,不要再纠结在一个愚蠢人做的一件愚蠢的事、一件可恶的事。再怎么骂我,都已经烟消云散了。现在我觉得,社会舆论帮助黄洋父母积极地活下去、积极生活每一天,这是最关键的。

谈黄洋父母

非常理解他们心情,希望能放下怨恨

林森浩:这是成长中的一个深刻教训,每个人都会后悔。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后悔的感受?

林森浩:从我进看守所之前就开始后悔了。生命只有一次,时间不能倒流。人,特别是年轻人应该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才会对生命敬畏,才会对自己的生活负责。人年轻时,肯定做了不少傻事。从小就应该告诉孩子,让他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林森浩:对黄洋父母欠得很多,但现在于事无补。希望我能够为他们做一点补偿,希望他们能够健康积极地生活,因为毕竟怨恨要放下来。一个优秀的独生儿子(遇害),换作是我,我也会恨。我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他们这个怨恨,最终还是得放下,因为生活还是得过。

记者:想对你自己的父母说点什么吗?

林森浩:我希望我父母能积极地活下去,在我离开之后,不要再在这个案件上纠结了。做的事情要负责任,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我该承担……

林森浩与父亲相处的最后十分钟:没有道别

不到12点,林尊耀就往二中院去了。这次,他如愿进去了。

门外的家属守候了3个多小时,出来的林尊耀对他们说,“儿子见到了,说了两次话,不到10分钟。”

在最后的10分钟里,林尊耀和林森浩隔着一扇玻璃窗,两人离得有四五米远,身后都是法院的人。

玻璃窗那面,林森浩的脸在父亲的眼里有点惨白,“他看起来有点害怕。”

“到底是什么导致的黄洋的死亡?为什么两个检验报告的结果不同?”诀别之际,林尊耀还在追问着儿子案件最初的细节。

仍不放弃,他告诉儿子,他对案子仍有怀疑,“但还没怎么说就都被身旁的人打断。”

“事情你到底做过没?为什么中间坚持不换辩护律师?”他最想问的两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儿子的答复。

林森浩只是说,“现在都没用了。”这句话,儿子重复了两遍。

他最后对父亲说:“爸,对不起。”

临刑前遗言:“让弟妹多读书,不会差”

据了解,在临刑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林森浩与其父亲林尊耀等亲属会面。11日下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罪犯林森浩执行死刑。

据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唐志坚介绍,在看守所的岁月里,林森浩看了不少文学类书籍,如经典名著托尔斯泰的《复活》。林森浩曾表示:“希望自己平静下来,让灵魂找到比短暂的生命更长久的东西来寄托。”在给父亲的信件中,林森浩推荐家人看《心理控制术》,并希望家人多读书。他写道:“请将我写予你们的书信给我的兄弟姐妹们看看,告诫他们要多读书,开卷有益。请将我银行卡中剩余的钱用于购买一些书籍,置于家中,供兄弟姐妹及他们的后代阅读。从小养成一个阅读的习惯并终身坚持,不会差的。”

记者曾与此案双方父母都有过深入接触,被害人黄洋是家中独子,而被告林森浩家中有兄妹数人,但他是家中学历最高的孩子,一直被当作弟妹的榜样。林父林尊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自己最初根本不相信孩子会杀人,所以“耽误了许多本该做的事情”,但他至今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从一审开始,林尊耀为儿子的案情多地奔走,即便在12月8日接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后,林尊耀也没有第一时间赶往上海,而是飞往了北京,希望做最后的努力。

------分隔线----------------------------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