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贪官曲线敛财:蒋尊玉预料大事不好假离婚

时间:2015-05-20 10:10:53 来源:新京报 热度: 735℃ 参与:

“向亲缘经商腐败亮剑”成了近期的一个高频词。5月19日,中纪委旗下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向“亲缘经商腐败”亮剑》报道;前不久,上海也发布了国内首个“领导干部家属禁商令”(《关于进一步规范本市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的规定(试行)》)。各方释放的信号都表明,“身边人”腐败,这个中央巡视组、中纪委一路喊打的反腐难题,已经进入到破局阶段。

如何向亲缘经商亮剑?后劲有多大?子弹能飞多久? 解答这些问题,先要知己知彼,看看贪腐官员借助亲缘团,“曲线敛财”的各路高招。

高招1:刘铁男式“默许”

刘铁男可谓“老子办事,儿子收钱”的代表人物。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2年至2012年,刘铁男直接或通过其子刘德成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3558万余元。据检方指控,3558万元中,刘铁男亲自收受的只有104万元,其余主要是经过其子刘德成之手。

刘铁男早就知道,刘德成跟鲁商、浙商、京商等几个财团“学做生意”,他“默许”了刘德成这些“老师”的存在,并给“老师”们大开方便之门。不过,他同时还刻意跟这些“老师”保持距离,大谈要遵纪守法。

一次,某位“老师”跟刘铁男见面时,刚提到刘德成经“帮助”赚了825万元,刘铁男就一摆手:“生意上的这些事不要和我说。”刘铁男以为,只要对刘德成“拜师学艺”的细节尽可能少知道,就不会影响到他自己。

高招2:“福建首虎”式幕后指挥

福建“首虎”、福建副省长徐刚,被当地民间称为地产影子操盘手、“房地产书记”。他的“曲线敛财”策略,比刘铁男更为隐蔽,插手项目“像个影子,藏得很深,不留痕迹”。

早在2008年,徐刚任泉州市委书记时,他一位来自福建的表亲就带着拆迁队跟到了泉州。而在此之前,外地拆迁队根本进不了泉州地界。这名表亲很快就结识了时任泉州双阳街道书记的谢清平,在谢的帮助下拿到一块地。此后,谢清平一路高升,先后担任洛江区农业水务局局长、泉州市安监局调研员;徐刚的表亲也一路发财,承揽一些地产项目、水利工程项目。

潜在背后的徐刚则不留痕迹,地是他表亲拿的,忙是谢清平帮的,从头到尾,徐钢没签一个字,没留下任何把柄。徐刚任泉州市委书记时的搭档,前任泉州市市长黄少萍打算“破译”徐钢在房地产领域的“操盘手法”,但一直找不到真凭实据。

高招3:权晓辉式“洗白上岸”

不少官员不仅跟“亲缘团”一起发财,还借助“亲缘团”“洗白上岸”。

比如去年底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儋州原市委秘书长权晓辉。权晓辉的弟弟权保民是他的“代言人”之一,跟人合伙开了一家投资顾问公司。权晓辉把工程项目发给该顾问公司,并提价。比如三亚“天阔广场”拆迁项目,拆迁服务费提高到980万元。

敛得的巨额财富,权晓辉都转到了三亚的三个农场。这三个农场,是他从2000到2012年12年间,用亲友名义陆续开的,专门负责接手他的“八方来财”。案发后,权晓辉供述:“三个农场是自己经营的,由弟弟权保民负责管理,自己收受的钱财主要流向了这三个农场”。

高招4:蒋尊玉式假离婚

虽然跟“亲缘团”结成了利益共同体,但大难临头,不少官员仍试图“各自飞”,玩出假离婚等花样脱身。

比如深圳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是“前门当官、后门开店”的“一家两制”代表人物。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蒋尊玉担任深圳市规划国土委市场处处长时,他的妻子李某就以其妹妹的名义,成立了一家做房地产项目咨询的“皮包公司”,以介绍地块转让、提供信息咨询等名目,收取多家房地产开发商变相提供的利益。

2013年初,蒋尊玉预料大事不好,一方面举报越来越多,中央巡视组还来到深圳巡视,他就跟妻子协议离婚,并且在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但据专案组了解,“离婚”后,蒋尊玉仍然和妻子住在一起,而且,他也没有向他人甚至子女,提起过夫妻二人离婚的事情。

------分隔线----------------------------